防屏蔽地址發布頁 請加入收藏夾剧情简介

这一切说起来话长,实则只耗费了短短一个弹指的时间。林齐的动作极快,圣女反击防御的速度也很快,两人一攻一防,等得圣女被林齐击溃了自身的防御时,圣女的随行人等还没有回过神来。终于,簇拥着圣女来到洼地的那数十名长袍男子发出了尖锐的嘶吼声,他们如丧考妣的带着一脸的仓皇和纠结向林齐冲了过来。但是林齐刚刚吼出的一声虎啸恰好轰到了他们面前,白虎斗气催动的虎啸声宛如无数巴掌大小的刀锋,带起尖锐的破空声乱杂杂的劈了过去,令得这些长袍男子狼狈的抱头鼠窜,甚至有人翻滚在地狼狈的躲闪。林齐这才愕然的发现,这位神奇的圣女,她带来洼地向林齐兴师问罪的长袍男子,居然是清一色的纯粹的法师!没有一个战士,没有一个盗贼,没有一个强力的近战人员,全部是清一色的法师!所以面对林齐突兀的袭击,这些明显缺少作战经验的法师,他们只能选择满地打滚的闪避,没有一个人能做出正确的应对。或许荒漠神殿内部法师,也就是他们的巫祭地位比较高,所以这位圣女身边簇拥着的都是地位极高的巫祭。但是难道就没有人告诉她,在身边只携带一大群的法师而不携带近战职业者,一旦碰到强大的敌人突袭,这会死得很惨么?多么奇葩的神殿,才能调教出这样奇葩的圣女,才能培养出这么一群废物一样的巫祭!防屏蔽地址發布頁 請加入收藏夾林齐摇了摇头,轻轻的吹了一声口哨。防屏蔽地址發布頁 請加入收藏夾那些仓皇逃窜的法师身边,突然闪过了一道道若隐若现的寒光。锋利的匕首轻巧的划过了他们的脖子,撕开了他们的动脉,炽热的鲜血喷出了老远,数十名强大的天位法师甚至没看清是谁袭击了自己,就被收割走了生命。防屏蔽地址發布頁 請加入收藏夾圣女扭头看着自己身边的‘精英巫祭团’就这样全军覆没,她的身体越发剧烈的颤抖着。她猛的回过头,死死的盯着林齐厉声尖叫道:“你还有最后的机会,自尽罢,罪人,你。。。”林齐劈头盖脸的一耳光抽了下去,他已经准备栽赃给云君的孝子贤孙了,干嘛还要对这个莫名其妙的脑抽圣女客气?淡淡的青色龙气缠绕在林齐的手指上,这一耳光打下去,圣女的半边脸都变成了青色,随后她的脸迅速的重大,脸颊肿得和发面馒头一样,透过半透明的皮肤,可以看到皮肤下淤积的鲜血。

防屏蔽地址發布頁 請加入收藏夾猜你喜欢